O(∩_∩)O

热闹的人易散场,慢热的人最长情

上课时玩手机遇到一个杰克就抱着我,然后到密码箱旁边,看着我解,然后把我抱出门。上课啊!我都炸了,耳朵都红了,老师还以为我生病了呢。

永恒的傲慢

糖柳先生:

寒江-56先森: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大薛】游园惊梦

ooc,不喜勿喷
第五章

薛之谦不喜欢白色,更何况现在的薛府上上下下都挂满了白色,一阵荒凉,薛之谦一人走进了堂屋,望着安静躺在棺中的薛父,表情呆滞的穿上丧服。
忽闻一阵喧闹,原来是二少爷的妻子王氏,一身白装,见到薛之谦倒是惊讶“呵,您倒是回来了”眼神飘忽,一脸不屑。薛之谦也不恼,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我回来主持大局”王氏理了理衣角,轻哼一声“要不是我夫君病倒,也不必麻烦您啊”大张伟内心自是不服气的,刚想上前反驳,薛之谦拉住了他的衣袖,轻轻的摇了摇头。
眼看屋内的气氛渐渐僵硬,一个女孩的到来打破了一切,走进来的是一个面容标致,容色俏丽,眉目娇俏,一派天真的小姑娘,看见薛之谦一愣,下一秒便亲昵的说到“这不是叔父,我是薛婉盈,你还记得我吗?”这小姑娘小跑到薛之谦的面前扬起一个微笑,薛之谦也象征般的拍了拍她的肩。大张伟倒是奇怪谁能和薛之谦这么亲昵,而薛婉盈也正偷眼去瞧大张伟,眼波刚好同对方的对上,薛婉盈一惊,连忙垂了眼去,耳垂上不觉染了羞色。
大张伟倒是没发觉她的变化,看着薛之谦对她的态度不由的有点不安,轻轻的一挑眉,赌气般的出去干活了。薛之谦了解他,自然是有点担心,向着大张伟出去的地方望了又望。薛婉盈见大张伟走了,心中一阵失落,拉住王氏就走,向着薛之谦笑笑“那我们就不打扰叔父了”王氏虽有不甘,但还是依着女儿,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夜幕降临,薛之谦拖着疲惫身躯回到房间,看见自己的小徒弟躺着床上,背着自己,听见开门声也一动不动。薛之谦看着他的反应便知道他在和自己赌气呢,薛之谦轻轻的脱下鞋子,安静的躺在床上,绵言细语的诉说着自己从前的经历“我从小就喜欢上了昆曲,婉约柔美,一颦一捻间就能安抚每个人浮躁的心,但是我们家世代从商,家人终不会允许我成为一个戏子,我就每天偷偷的去梨园和我的师傅学,一大早我便翻墙去,那段时间虽然辛苦但是每天我都很开心”好像还能回想起当时的快乐,薛之谦无声的笑笑,但是他的笑容渐渐凝固,眼神也渐渐的黯淡“直到我十五岁生辰的前一天,我被现了,纸包不住火,我在祠堂中跪了一夜,父亲认为戏子是为了生存而没有气节的下三流,父亲拂袖一摆,让我自己选择是家人还是昆曲”大张伟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发现不知何时薛之谦的眼眶中已充满泪水还倔强的不让泪水落下,大张伟抱住了薛之谦,感受着他轻微的颤抖。薛之谦像是没有感觉到他的触碰,深陷回忆无法自拔“是啊,我就这样被逐出家门了,我拉着父亲的衣角,哭喊着“不要,不要”却只能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名字在家谱中划掉,父亲抽出他的衣角,转过身子,再也不屑于再看我一眼”大张伟搂住了他,轻抚他的背,薛之谦的泪顺着眼角滑下“我本以为等我成了名角就可以功成名就的回来,可是可是当我实现了目标,父亲却再也看不到了”“薛老师,这不是还有我嘛,我总会陪着你的”
薛之谦在心中默念:我只有你了。
眼角的泪落下时,心中的执念也释然了,还有什么比现在的他们还要美好呢?

(我需要鼓励(*ˊᗜˋ*)/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大薛王道】游园惊梦

第四章

大堂里一片安静,薛之谦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大堂的高座上,来者是薛家的老管家,老管家红了眼,到了薛之谦面前就要跪下,薛之谦慌忙想把他扶起,但是老管家执意跪下,拂开了薛之谦的手,用着哀求的语气“大少爷....老爷老爷....他西去了”薛之谦的眼眸瞬间增大,不由的倒退两步,跌坐在椅子上,手紧紧的抓着扶手,大张伟也蹙起了眉毛,心疼的向着薛之谦走了一步。
薛之谦任着大张伟扶着自己走向房间,耳边回响着是老管家哀求的话“少爷,快随我回去吧,二少爷身子骨不好,早已病倒了,家中以无人掌权了,我们都指望着您了”直到大张伟递过来一杯茶,薛之谦才回过神来接过茶,却望着这茶水发呆,只是不知怎么的眼眶却湿润了,一声嘀嗒,泪水滴入茶中,与褐色的茶水混匀。
这一声嘀嗒也使大张伟停下手中收拾行李的动作而望向薛之谦,这才发现薛之谦用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皱着眉毛,任泪水滴落,头发也因失态而凌乱不已,大张伟疾步走到薛之谦的面前,夺过薛之谦手中的茶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用手抵开他的牙齿,使他放过自己早已充血的下嘴唇,一把揽过薛之谦,用手轻拍薛之谦的背,帮他顺气,就像多年前薛之谦待自己般温柔。
直到薛之谦哭累,哭困了,大张伟也未曾移动,感觉自己怀中的人呼吸渐渐平稳,大张伟才把薛之谦公主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用浸湿温水布子轻轻的给薛之谦擦拭覆满泪痕的脸,用手拂开薛之谦皱起的眉毛,喃喃道“哎呦喂,皱眉真不好看,甭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本来嘻嘻哈哈的模样,却在说最后一句时格外认真。
待薛之谦清醒时,大张伟早已收拾好行李,薛之谦看着一脸,快!表!扬!我!的大张伟,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说了句“厉害厉害厉害”,便随着老管家一起出发了。

(PS:我周更你们不建议吧(灬ꈍ εꈍ灬),我会加油的)

【大薛】游园惊梦

第三章

如果时间停止在此就好了,大张伟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望着床上的薛之谦不由的心安。当初也是薛之谦担心大张伟,所以才和大张伟同床共枕以方便照顾,这也怪不得薛之谦,那时羸弱的大张伟虽然说有16岁,却因为营养不良和遭受打击,身子骨十分瘦小,可让薛之谦心疼坏了。
大张伟轻轻的放下鞋子,又轻轻的爬上床,用胳膊将自己撑起,细细的观察薛之谦的睡颜,淡淡的眉毛,高挑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还有泛起桃红的两颊,一片安详,如果不看他微微颤抖的睫毛,你一定不知道他在装死,不,装睡。
感觉到大张伟发现了自己的小把戏,又不想失了面子,不得不继续伪装下去,调整身体 使自己翻个身子,撇了撇嘴表示失败,刚想睁开眼睛,却发现有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正在倒弄自己,不是撩撩自己的头发,就是摸摸自己的大腿,或者用指尖在薛之谦的脊柱上由上向下滑动,引得薛之谦一阵颤抖。
薛之谦愤愤的转过身子,自以为凶狠的盯着大张伟“你...别闹,我要睡觉,你要不然和我一起睡,要不然下去”大张伟盯着薛之谦的眼睛,因为一直装睡,所以薛之谦的眼眸有浅浅的红色,这一双水淋淋的大眼睛,怎么看都是一种娇嗔,大张伟听到薛之谦的话也不再闹腾,用胳膊搂住了薛之谦的腰,把薛之谦向自己的怀里揽,轻拍他的背,说“得了,您快睡吧,我护着您嘞”
我才不要你护着呢,薛之谦心想。虽然是这样,但是这样,不就是把自己圈抱起来吗,那我吃亏了,不行不行,我要抱回去。薛之谦慢慢的用手搭在了大张伟的腰上,用头抵住大张伟的胸口。对于这样的回应大张伟更是求之不得呢,轻笑着看着他的动作,和薛之谦一起睡去。
薛之谦难得的没有做噩梦,也睡得安稳。最近薛之谦噩梦缠身,几度从梦中惊醒,大张伟也曾听过薛之谦呓语“不要...我...不要”,询问薛之谦他也不愿意讲,大张伟也只有在薛之谦做噩梦时搂住他安慰。
窗外的桃树又落花几枝,窗内的二人相拥而眠,一片美好。
直到有人轻起梨园内苑的门叩。

(PS:没有存稿了,唔)

【大薛】游园惊梦

第二章

那孩子可真乖啊,薛之谦望着那个坐在浴桶里的孩子,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自己给他洗着头发,一缕一缕轻轻的顺,害怕弄疼他,因为薛之谦知道就算自己扯疼他,那个孩子也不会说,所以更加的小心。
“张伟”
“什么?”
“我的名字,我叫张伟”
薛之谦知道张伟愿意和自己讲话并告诉自己他的名字,便是愿意相信自己,不由的绽放了一个笑容,只是这个笑容便让张伟一瞬间失了神。
“那我就叫你小张伟”薛之谦轻点他的鼻尖。
“不要,大张伟,说男人怎么能说小呢”
薛之谦也是男子,怎么会不懂他所说的意思呢,一时间红了脸“行行行,大张伟大张伟”
薛之谦深陷回忆,竟没有发现不知何时大张伟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大张伟一只手搭在薛之谦的肩上,一只手将薛之谦无意间落下的一缕青丝别在他的耳后,喃喃道“师傅的心都用在舞台上了,现在还要我来照顾师傅了”
薛之谦就望着大张伟,不知何时曾经那个羸弱只有16岁的孩子,如今已经21岁,已长得比自己还高了。
“呦呵,莫不是我太俊了,师傅都移不开眼了”
薛之谦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轻轻拂开搭在肩上的手,木木的别过头去,道“我没有”虽然嘴上说着没有,可这耳尖都微微泛起了桃红。大张伟轻佻眉毛,微微靠近薛之谦进一步“是吗”薛之谦想转头反驳,但是一转头便发现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仿佛只要自己稍微前倾便可以覆上他的温软的唇。薛之谦的脸更红了,轻轻推开大张伟“我不要面子的啊,咳,你把这几片落花扫掉”说完便慌里慌张的走掉了。
好奇怪,为什么会跳的那么快呢,自己好歹也28岁了,不应该这么失控的,薛之谦捂着自己的心脏,一定是自己在那小子身上投放太多的精力了,哎,谁叫他是自己唯一的徒弟呢。
大张伟无奈的扫走了落花,盘算着自己的师傅为什么不开窍,明明自己都这么明显了,对,没错,大张伟心,悦薛之谦,或许情种在五年前他为自己洗发时的那一抹微笑就以种下,这五年的时间让那颗种子发芽成长,一路长成个参天大树,深入骨髓,无法自拔,或许是自己从未感受到温暖,而薛之谦就像一束阳光照进自己的生活,使自己在迷途中找到人生的方向,也使自己变成了向着阳光的人。

(PS:把存稿发完)

【大薛】游园惊梦

【大薛】【游园惊梦】
ooc,不喜勿喷
第一章

一个虎度门台前台后两个天地,又是一个世界。
梨园的后台有一颗祖辈种下的桃花树,一阵风过,粉嫩的花瓣在空中飘舞,直到无力的落在青石地上才算罢了。
美人临花,此话不假,在这桃花树下,不就有一个嘛。
此美人名曰薛之谦,按那市井之徒所说,那倒是魅惑众生的主,阳光明媚,身子也被烘焙的暖暖的,或许是阳光实在太耀眼,这美人轻眉一蹙,是温文尔雅的性子,望着远处正在扫地还在不停闹腾的徒弟,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却有一丝微笑,嗅着桃花散发的香味,仿佛空气中都充盈着甜蜜。
那个人是什么时候便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了呢。
五年前,薛之谦在集市上采购,天忽然下起的大雨,薛之谦撑起了自己的红油伞,看着天色逐渐变暗,他的心越加不安。远处一片嘈杂,雨点滴落的声音伴着一阵众人打骂的声音传入耳中,薛之谦不喜嘈杂,更不愿多管闲事。
只听见三五个闲碎嘴人在旁边小声议论,
那好像还是个孩子呢!
不会是哑巴吧?打的那么狠都没叫过呢。
活该,光明正大的抢馒头店的馒头,要是不给他点教训,这事态不就乱了!
那也不能打的这么狠吧,这再打下去,这这会出人命的。
呵,打死也不是我们负责,看着就行...
薛之谦迈开了步子,却不是向着梨园的方向,而是走向人群,薛之谦在人群中难免被推搡,终于挤到了最前端,地下的那个孩子用手抱住了头,身体弯曲着迎接狂暴的雨点,和像雨点一般狂暴的拳头,双目紧紧地闭着,眉毛也皱起来,身体瘦薄,在雨中止不住的颤抖。薛之谦的心里一紧,仿佛能感受到他的痛楚一般,身体也随着打了个寒颤。
鬼使神差的,薛之谦朗声喊道“住手”,那馒头店的店主看着薛之谦这行头,便知这人惹不起,赶紧叫停了,弯腰和背的走到他的面前,低声下气的说“爷,这小子抢了我家的馒头,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爷,您可别气”
薛之谦扶起了在地上的少年,微蹲着,轻轻的抚着他的背,安慰着他的不安,轻声道“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伤害你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微微转头对店主说“他抢你馒头的钱,我以十倍的价格还给你”将自己腰间的钱袋摘下,抛给了店主。店主表情呆滞一秒,接住了钱带,赶紧跪下“谢谢爷,谢谢爷”
薛之谦牵起那个羸弱的孩子的手,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雨幕中一个撑着红油伞的美人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孩子回家。

(PS:在贴吧上也有发,贴吧名:长白一念♥,此文为原创文,不喜勿喷,文笔渣)

就是那么厉害(づ ̄ ³ ̄)づ赞\(≧▽≦)/赞,叶瞳好棒。。。ice也很好。(最后一句是重点)————————来自一个臭不要脸的ice【求扩,大神求扩。(ノ◕ヮ◕)ノ*:・゚✧】

孔明灯.:

#感觉吃瑜策的王者荣耀的孩子们少的可怜我一直是孤单的一个人x
然后我就写了一篇文。刚刚发过图片了发现因为太长tmd真糊,so用文字发一遍,特别长,无糖是假的,高甜。
第一次写文ooc见谅。#

#无糖策瑜#
#ooc慎入#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我会和你说很多很多话。”
1.
  当孙策还不大,年盛之时,意气风发。年轻的他难免和自己的父亲孙坚有些意见不相同,一气之下出走迷在了深山之中。
  他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可孙策没办法。深山里人烟稀少,孙策几乎看不到什么人。遇到了人也没什么用,问路都说不知道。
  天越来越暗,越来越冷,雾越来越大,孙策打了个喷嚏,暗骂孙坚,然后没什么志气地躺路边睡着了。
  朦胧中,他梦到战场上烈焰焚烧。
  “长,半坡在燃烧!”孙策大声叫了一声。
  他朦胧中听到有人唤他。不是名字,而是“醒醒”。
  孙策睁过眼,可能是因为少年离得太近使得他怪叫了一声。
  少年有好看的眸子,身子薄弱却背着一大包的书,穿着整齐一看就是书香门第。
  “你在这儿不是事啊先生,天那么冷,春天的恶寒没人受得住。”少年有着好听的声音。孙策揉了揉头,愈发生疼,问了声:“小家伙,你知道…建业怎么走吗…”
  少年瞟了他一眼,说:“和你顺路,我要去荆州找水镜先生求学。”孙策觉得和他走应该没错。毕竟荆州路途遥远,这位小先生绝对认路。一路中,孙策次次想逗笑这严谨的小先生,可都失败了。唯一一次成功地说上话,是问名字的那次。
  “…你不理人不是事啊。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姓周名瑜字公瑾。”“好好好,好名字好名字!我姓孙名策字伯符!”
  …孙策真的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人如此失败过。
  还真是,不一会儿就到了建业。孙策从未觉得建业如此美好,可那小家伙还在走。孙策如是想起什么事,向不远处的周瑜唤了声:“公瑾!”
  周瑜下意识回了头,毕竟是自己的字,想了想这人真没礼貌,但没说出口。“我呢,暂时身无分文,就先给你个玉佩…”孙策从自己的裤带上变法似的摘下了个清白色手掌大的玉佩。没有其他花纹,就是个石头,刻着孙策的大名。“你以后有啥事情,或者要找我的话,就用这玉佩寻我好了。”
  你们以为和电视剧里面一样??我会那么俗吗???
  周瑜觉得他不缺钱,但为了后路还是留下了。看着那个叫“伯符”的人蹦蹦跳跳地走向远处,心里暗想——
  “你觉得你很可爱吗。我觉得你像个大傻逼。”

  2.
  一转即是五年。此时孙策将军之名威震天下,所向披靡。而周瑜则以文名使人屈服,名传四海。可他并没有在水镜先生那里完业,也没有让自己的容貌暴露。
  他终日看书练字,思考对策,初日的少年现在十分自信。孙策当时也在招揽人才,除了稳重了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孙策去寻揽人才都是自己亲自出马,总是以笑面对人。他听过太多高尚而又没有营养的战略,觉得知己总是难寻,其实心中还是很空寂。直到他重新遇到了周瑜——
  “假设曹操统一北方,东吴与蜀汉疲弊。魏国运用所谓铁链使他的战士们方便行走,他们的实力也在大增。若是您,如何匹敌?”孙策开门见山地说道,连名也不问。当时孙策也只是听说曹操会这么干,可是孰真孰假谁又知晓。
  周瑜知道这个家伙正是他曾经唤醒的孙伯符,可今日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忆起这个叫公瑾的家伙。
  “我认为…可以用火攻。”周瑜一手托腮。
  “???”孙策来了兴趣,觉得这人真tm有意思,水战用火攻。
  周瑜想了下该怎么用语言表达。他曾经听过诸葛亮的博论,思考了下对策。
  这个场该怎么圆。
  “是这样的,因为曹操四处扩张兵力,又有他国的兵屈服于他,谁知道谁的心是真的。可以先假降于曹操,然后让一小部分士兵去铁链上泼灌油料点燃。您细想一下,曹军一下水就无反抗之力,便可一网打尽。”
  嗨呀真是吓死人了。
  “哦豁有意思。您的大名?”
  “在下姓周名瑜字伯符。”周瑜低下头行礼,长发垂帘显得十分娆人。
  “???啊?”孙策从未忘记五年前他做过的傻事,也从未忘记这个小家伙。看他成长地如此俊美,难免有些惊讶。
  周瑜见他神情如此,自己也平静了很多。不急不慢:“孙将军,您当年给在下的玉佩,今日还给您。”
  孙策收下了玉佩,自己打量了一下是有点丑。
  从此,周瑜属吴,上司孙策。两人情好日密。
  想不到我还会遇到你这个人…
  其实感觉…孙策他…挺可爱的?

3.
  多少年,周瑜一直为孙将军出谋划策,孙策也少了很多脑筋活,很轻松。可是孙策发现,周瑜除了会和他说“哼哼,预见胜利”以外笑了一下,和商计国策,其他几乎都没有说过很多话。
  “公瑾!”
  “怎么了?”
  “那个,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姑娘啥的…”
  “公瑾没有。”
  “哦…”
  差不多就是这样。
  “公瑾!蜀国要来结盟,刘备扬言说要娶香香联亲!你意下如何?”
  “臣认为,我方可以假嫁香香,然后和蜀国先联手对抗曹贼。兵不厌诈,然后再在灭操之后再扩张兵力一同拿下蜀国…”
  这就是区别,对此孙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聊聊家常都不行,真是周·冷漠呢·瑜。
  没办法啊,他喜欢周瑜,一直都挺喜欢的。
  but在诸葛亮的巧妙周旋下,假婚变真姻。周瑜对此表示很气,也没有理由在联合之后反悔灭蜀。
  孙策孙权对此也无奈,大好机会流失。周瑜很自责,孙策觉得不怪他,并与他饮酒解闷。
  “伯符…我…嗝…”
  “…”孙策久违地沉默了,这是周瑜第一次叫他伯符。
  “我失策了一次…你是不是不会器重我了…”
  “…为什么这样讲?”
  “果然…诸葛亮…”
  “???”
   “腊鸡!”
  “小公瑾你是不是醉了…”
  “没有!”
  “…可是,可是——”
  “别说话!”
  “啊??”
  “主公,瑜心悦你。”
  “怎么又突然说这个…”
  “那你当我没说,我要反悔的。”

4.
  就在刘备香香大喜之日,在路上的孙策遇刺,危在旦夕。
周瑜带上香香听到后连夜赶去,婚礼推迟。
“伯符…千万别有事啊…”
  可惜,祈祷无用。
  所向披靡的孙将军也有这么一天。
  “公瑾…”
  “我在,主公…”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别哭了。”
  周瑜本来是有心里防备的,可是看到孙策这样眼泪就啪啦啦地掉。他也不会说话,只能说:“不…你会挺过去的…”
  “不会的了,真的…香香就拜托…”
  “伯符!”
  “这是你第二次叫我伯符,”孙策无力无气难得地哭了,“这却是我第一次哭。”
   孙策本来不哭的,觉得死了就是死了,人总会死的,但是一看到周瑜就觉得总有很多不舍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情。
  “公瑾,这些年辛苦你了…我知道我给你填了麻烦…”
  血越多,身旁的人废话就越多。
  他是什么怪物,现在都能笑的出来,nb。
  “公瑾…我心悦你…”
  这是最后一句话,他停止了呼吸,闭上了双眼,还算安详。
  昨天还看他蹦蹦跳跳地走向远处,就和以前一样,举足无重,哪里像什么大将军,还在叫他“公瑾”,一声声萦绕在耳边身边人都觉得不耐烦。
  今天,他求他醒醒。
  我想和你说话,说很多话,伯符。

5.
“赤壁之战将近,但问周都督和丞相有何见解?”孙权刘备对此十分发愁,不得不说,他们的才能不如久违的人。
  诸葛亮:“臣认为,用火攻可以见效。曹军兵力显著,可是人多心杂,谁都想得到东风祭坛,成为一国之君。人心涣散,逼下船城便可以一网打尽。”
  周瑜:“臣赞成丞相的想法,可以让庞统和黄盖等人先去假降于曹操使其放松,臣可以使用自己的能力让曹操心慌意乱无处可躲。”
  那个人…以前也是这么问的。
  “妙啊…”刘备不禁惊叹,他俩也会如此和谐地在一起商讨战策,还出出如此妙计。
  战场上军队如麻,面对庞大的势力,大家也做好准备,不慌阵脚。
  庞统已去,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和探查情报,自己和黄盖配合甚好,带来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诸葛亮最发愁的事,不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他本来就很有灵性。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诸葛亮。”“干嘛。”两人清淡地一唤一答。
  “东风…如何起?”周瑜虽自身可以燃火,但是没有东风就燃不出巨大的火势。
  “我是有个法子,不知道都督听否。”
  “但说无妨。”
  “逝去之人可以化为东风助阵,通灵不知周都督是否听过。”
   周瑜听了,嘲笑道:“虚无之言。人人都说丞相如何厉害,怎会如此迷信呢?”
  “为何不尝试一下呢?”诸葛亮反问,眼中尽是不屑。
  “在下看着。”
  诸葛亮他明白,这样做的话周瑜是肯定不同意的。如果让周瑜同意,也就只有这样不把话说全。
   不一会儿果真起了东风,周瑜大惊,立即施法。火势迅速蔓延,滚滚浓烟使人惧怕,曹贼一大半被打击得如丧家之犬。周瑜自然开心,正想佩服一下诸葛亮,可转眼遍看到了他。
   孙策。
   “公瑾。”他一幅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转眼就会消逝。
   周瑜没有作答,只是看着,看着,眼泪漫过脸颊他浑然不知。
   “好久不见…刚刚那阵东风满意与否?”
   孙策容颜未变,长发依旧士气鄙人,意气风发。
   “伯符…”
   “嗯。”
   “我想你好久了…”
   “我知道…”
   “也许只有一个人能看到我。”孙策笑着自嘲,“当年真是失算不然能陪你一统天下。”
   “我不要天下了,你回来好不好。”

6.
  周瑜再也没有看到过孙策。
  他也不再奢望了,一心一意辅佐孙权。
  七年后,周瑜本来应该再次于战场指挥之时,突然吐血身亡,暴病而死。
  他尽力了,太卖力了,因为曾经这是孙策打下的天下,他拼命守护着,希望逝去之人能再次回来,共饮一杯酒,共度一夜欢,共赏一轮月。
  可他也即将离去。
  他最后一句话从不是既生瑜何生亮,从来不是。
  周瑜入地府之后,发现诸葛亮说的真的是真的。
  当然,他也看到了孟婆,当他准备轮回时,问了一句话——
  “东吴旧主孙策是否于此投胎转世?”
  孟婆答——
  “七年前化作一阵东风。”

#改梗借鉴#
#作者叶瞳,提供灵感的叫Ice.#
#欢迎扩列QQ2940958815#
#农药不带飞谢谢#